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灿烂人生韩剧二部 >> 正文

『流年-梦里花开』老伴儿(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夕阳将要斜进山林的一刹那,我看见他的目光正借了一枚橘红色的光芒关切地注视着我,然后听到他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想说什么,但气力虚弱得只是嘴唇翕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我无力地闭上了眼睛,感觉有人在我的手腕上把脉,然后听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屋子里消失,再接着便是关门的声音。

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看到他俯在我的身旁,他焦灼和疲惫的目光是那么急切地注视着我,如盯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充满了珍爱、怜惜和疼痛,我感觉到他的气息正贴着自己面部的每一个毛孔向身体内部钻入,让我有了一种热流在身上涌动的力量,我的眼泪开始不由自主地流出来,我紧紧地盯着他,看着他为我擦泪,如同安慰一个孩子似的贴着我的耳朵说你这丫头,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听到那丫头时,心里一激动,浑身似乎恢复了活力。我想坐起来去抚摸他写满了焦虑和惊恐的面庞,然而我被他制止了。他让我不要动,静静地躺着,他说要好好地看我。我听话地躺着,让他目不转睛地看。那时,霞光正好穿过木格子窗棂照在我脸上,我突然想到,该做晚饭了。我说你饿坏了吧,让我起来为你做饭。他按住我说只要有你丫头这颗“救心丸”在我就不饿了。我会心地笑了笑。

我喜欢他喊我丫头,山里人习惯对少女喊丫头,他从结婚到现在已经喊了四十年了。他喊我丫头时,我总是有一种孩子般的感觉,我想我那褶皱的额纹映着霞光一定生动出许多幸福的光晕。他说丫头你好好躺着我去做你喜欢吃的莲子粥。我像个听话的孩子点点头,然后听着他在厨房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心头一阵激动,想起了下午突然犯病的事情。

2

我是下午四点多时突然犯病的。那时,他正在为村里的乡亲们写对联。

我们俩原来同在学校当孩子王,退休后同被乡里聘为义务普法宣传员、校外活动辅导员等。他写得一手好字,还在省书协挂了个理事的头衔。但我更喜欢欣赏他的绝活——用手指写字。当他五指蘸墨,挥洒自如时,那娴熟的指法就像农民在经营自己的土地,老到极了。而且他的辞联也极好,大到国家政通人和政策方针,小到乡邻婚庆嫁娶风俗民情,都堪称是独树一帜,别无雷同。市书协一直想请他出山,他说看惯了大山里四季如画的风情,也离不开那些山雀般的孩子们,后来在美国定居的儿子接我们去那里度晚年,还没到一个月,他就逼着儿子给我们买了回国的机票,他说我们是山的儿女。

因了会写几个字,家里就多了些求字的人。但凡家里有人来求字,我们常搭纸搭墨的,很少让人空手回去。村里人常常把能够得到他的字当成一种荣耀。尤其过年,门上要是贴了他写的对联似乎就会意味着吉祥如意好运当头。于是一到年关,家里就常常赶趟儿似的,这个人还没走,那个就来了,原因是啥?用李家二嫂子的话来说就是“刘老师的字好呗”。

一年如此,年年如此。不但如此,而且有求必应,乐此不疲。这是好事,也不完全好,忙活一白天,晚上一上床,他就感觉胳膊腿酸疼,我就跪在他身边给他锤啊捏啊的,我说人家过年都消停舒服的咱俩忙个啥,人累成这样还硬撑着像没事人似的。他则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按摩,振振有词地说人能忙着就是福气。我想想也是,儿子在美国这么远,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年关了,给乡亲写点字,也是一种快乐。于是,我就常常帮他做些研墨铺宣的事,倒也减去了他不少疲惫。

今天是腊月二十六了,从早上起床、散步回来,他就一直坐在那方桌前,没有停笔,家里提前备好的一顶红纸已经剩了三张半,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他给了我个眼色,我就悄悄地去商店里又买了二十张大红纸,不想回来的路上心绞痛的老毛病突然发作。我记得我晕倒时,夕阳橘红色的光芒正拥着我,我看到老伴儿正在家里向我招手呢,至于后来乡亲们怎样把我抬回家及时请来医生等事,我一概不知……

想到这里,我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吐出来。人这生命咋就这么脆弱呢,如果我当时过去了他会怎么办呢?

3

山里的傍晚异常地美丽,晚霞还在纯净的山林上空烧着,有几颗星星已经从东山谷爬上来了。小屋里异常的寂静。我欣赏他忙碌做饭的身影,感觉这辈子嫁给他活得很踏实,很幸福。

我待字闺中时,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将来能够改掉那比男孩子还调皮的脾性,没想到嫁给他竟然让我淑女起来,与往日判若两人,我得意他宠爱孩子般地呵护我,让我有了天使般的快乐。直到现在我还像孩子一样依偎偎在他有点苍老但依然结实的胸膛上,让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白发,我就像做新娘时那样,诗意,青春,浪漫,陶醉。

他对我的爱是来自骨髓的,这是从他几十年如一日地为我讲故事中得出的结论。一次,我倒开水时,水壶的把手脱了,滚烫的热水洒了出来,烫伤了我的手,整个夜晚疼得我没有合一眼。他心疼地把我揽在怀里,让我乌黑入瀑的头发贴在自己的胸前,那天晚上他嘴里讲着石墩的故事,而鼻子却发出打雷似的鼾声时,我幸福地笑了,我感觉那时自己好霸道。而这睡前讲故事的必修课,从那次开始,一直到现在。

现在我们都老了,更懂得去珍惜生活了,每天早上和傍晚,我们都会搀扶着沿着溪边的小路散步,这条路,我们视它为幸福的通道,因为它一头连着我家,一头连着那所倾注了我们一生心血的静谧之所——山村小学,我们给这条小路取名育花路,那些山里的孩子就像这路上的一朵朵花儿或鸟儿,一朵朵地开放了,一个个地飞走了,而我那也从灿烂的青春走过了壮实、成熟的季节,步入了夕阳般的暮年。

现在,虽然我们的头发斑白了,脸上已经有老年斑痕了,筋骨不如先前硬朗了,而我们童真般的心却越来越年轻了,我们依旧在这条路上搀扶着,它上面有永远开不完的花朵,也有我们永远挥洒不完的夕阳般的深情,生活在我们的眼里永远如诗如画。

4

夕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入山的那边去了,夜色已经降临了。我沉浸在这些美好的往事里时,越来越感到生命的珍贵,越来越觉得我害怕突然失去生命,或者突然失去他。

他端着莲子粥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着他将吊灯打开,看着他扶我坐起来,为我穿好衣服,让我靠在床头,然后坐在我对面,一勺一勺地舀了莲子粥先贴在他的唇边,轻轻地吹散上面的热气,感觉不烫了,再放进我的口里,我感觉我那样子一定像个孩子一样地幸福。屋里的那些灯光虽然有些昏黄,却充满了温暖。

他收拾好厨房,又端来热水执意为我洗了脚。如果不是有病,我是不会让他做这些事情的。现在的他是应该坐在灯下看书或者写毛笔字的。几十年来,我们厮守着,那种相依为命的深度默契已经让我们离不开对方了,而现在我却突然病了,我不禁泪水潸然了,大滴大滴的泪珠漫过我的面颊滑落到他的胸上,他突然大声说丫头,咱们房子漏雨了,我去拿脸盆来接住啊。我先是一怔,然后轻轻地挥起拳头敲在他身上,止住了泪水娇嗔地说你欺负我。他笑了,我也笑了。我说要是我突然离开你了你咋办。他用手堵住我的嘴巴说我是傻丫头,她说这一辈子我都会栓在他心里,永远不允许我离开他。

他为我擦泪,为我理了一下额前有些蓬乱的白发说他还等着和我唱一辈子的沙家浜,然后,把灯拉灭了,给我掖好被子,一边用手拍着我的背,一边给我讲起那个我听了无数遍也不厌倦的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两个石墩,一个大石墩,一个小石墩,他们隔河相望,没事的时候,大石墩就给小石墩讲故事,大石墩对小石墩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两个石墩,一个大石墩,一个小石墩……讲着讲着,他的呼噜声就想起来了。

要是在平时,我也早在他的催眠故事里睡着了,而现在,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想起我们在门前一起拾掇的菜畦,在屋后山坡上种下的几棵杏树,想起还有我们月下饮酒和诗;想起他操起挂在墙上的京胡,朗声唱几句京腔京韵的打渔杀家,我在一旁跟着打拍,还有和他一起对唱刁德一和阿庆嫂,就突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真想现在就喊醒他,告诉他我已经好了,而我却没有喊他,不忍喊她,因为他睡得太香了,这连续几天来为乡邻写对联,他早已累了,再加上今天自己给他的惊吓,他更疲惫了,他需要好好地休息。

窗外,是寂静的夜,有轻轻的风声吹过,有偶尔的犬吠响起。我想等明天起来,我就和他好好地排练,等到年三十下午村里的联欢会上好好地唱,唱给乡亲们听,唱给山村听,唱给夕阳听……

羊癫疯最好的医院
癫痫病要怎么才能确诊
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哪个好呢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