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女激战 >> 正文

警卫连 斑驳了谁的回忆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致战友 刘高中

君子之交淡如水,即使有再多的不舍也还是要说再见了,如今已是11月份。时光依稀,我只记得在那个燕语莺啼的七月,也曾有过你的身影…

士兵宿舍楼下,那一棵枝桠交错的树上,挂着一小块残存气球的碎片,我望着你所在的那个方向,仿佛看到了气球就是从你那边被风吹过来的,“那隐隐约约,透明而又忧伤的轨迹…”是不是你要向我述说着什么呢?

我关上门从学习室里走出来时,熙熙攘攘的走道,突然又变得空荡荡的,只听见远近隐隐约约出现的几句喃喃声,慢慢地又只能听见自己脚步的回音…

透过沾满白色灰尘的窗户,能看到外边一片荒凉的景象,楼层还没开始建之前,只有那一大片裸露在外的黄色泥土,与大型机器运转时嘈杂不安的声音,上空不远处是一层淡黑色的乌云,时而像是要包裹着我目光所能触及到的这片营区,时而悬浮着又像是要被风吹跑,留下那束白光映入了我的眼帘…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天气转凉了,你那边呢?是不是也像这样的破天气,总感觉会让人偏头痛…突然才想起,你去司训大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应该快回来了吧?不管怎么样,退伍时来送送我就好!不知怎么的,当我与周围这些带着伪善面具的人说说笑笑时,突然又想起了你,想起了那个曾经能与我敞开心扉述说着一切的你,我真想歇斯底里地大哭一场,没了你的日子,我真的不知道,这难熬的三个月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时间即将跨过的第二年,炙热之心变得微弱,同样的我们,棱角都被磨得差不多了,是留还是走,当初的那番疑问,到了11月份,它给了我们彼此间一个铁铮铮的答案,说过一起留在部队好好干,现在看来还是我走,而你安心留下,那时候学车被退回来的时候,我的内心难免有些失落,还没来得及伤心,你就在一旁破口大骂了:“你他娘就不会花点钱吗?花点钱不就好摆平了…”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花点钱的事到我手里咋就那么费劲了…虽然只是有点小小的遗憾,但这段友情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脆弱了,像是要一碰即碎…

后来,我回到排里继续站岗执勤,而你就呆在了司训大队…突然感觉自己就像那粒空气中卑微的尘埃,在你身后奔波翻腾着,却又怎么都追不上你…

我们在一起当兵的日子,再苦再艰难也都是都是相互扶持过来的,兄弟,我很欣慰那些有你的日子,如今,这个年龄段本该加深的友情,现在看来已经变得遥不可及了,很多想说的话,变成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问候语,而曾经的高谈阔论也在彼此间的眼皮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是距离疏远了彼此,还是生活…不知道,好像也都不重要了…

当你最后一次回来取被装时,特地跑来看了下我,那时候我在站哨,“习惯逃离一切的我,早已学会深深的伪装,”可是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却那么地不适应,好像怎么也无法面对你,虽然有些开心,但还是鼻子一酸,哭了。记得那个七月流火的夜晚,你我常常会在哨台边有说有笑的,即使再累,相互间也会陪很久,因为彼此都知道,那个哨台一到晚上,就空得很,周围一片寂静,心空人也跟着空,“就像是要堕入无尽的深渊…”

你什么时候回去的,我不清楚,你也没跟我告别过,我只希望,你能一直好好的,而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预料之中,因为我在许久之前好像做过这样一个梦:“以前站哨的时候,常常有一只飞鸟陪着我,”直到那一天,我在哨台旁发现了那片羽毛,至于鸟儿的身影,我再也没有见到过…    那是一种世界上唯一能倒退着飞的鸟儿…它陪着我度过了许多漫长时光里的寂寥…却又悄悄然地飞走…    就像是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某个人,突然的不辞而别,让我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人世间有许多这样的分别…  是这般唐突,永远也望不穿,又也许,是命中注定…    只是,每当我想起,都会生疼得落泪。

2014/11。5 夕若离

曲靖治疗癫痫哪家医院专业
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癫痫发作的先兆表现有哪些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