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平安陆金 >> 正文

【荷塘】爱情盛开在春天(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李灵儿高中毕业,心高气傲,面对邻居莫航的求婚,显得很厌烦,就想换个生活环境,求远在黑龙江农场的表叔去他那儿生活一段时间。

对于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姑娘,灵儿妈是不愿意李灵儿离开家去陌生的北方,南方人去北方能习惯吗?但李灵儿的态度很坚决,又吵着要一个人去深圳,灵儿妈不得已还是同意了。

在小镇蜀山上火车,到杭城转车,在火车上坐了三天三夜,然后又坐着拖拉机,李灵儿跟着表叔来到这个边远的农场。

达子香绽放之时,春天的黑河是多彩的。远山上的残雪尚未消融,乍暖还寒时节,达子香花却一展芳姿尽情绽放,满山遍野,铺天盖地,如红云坠地,似烈火燃烧。

春天的北方,李灵儿很喜欢。这里的一切虽然陌生,但她想,过不了几天我就会慢慢地把自己融合在这里。

“灵儿,到家了!”来不及细看魅力无穷的风景,李灵儿跟着表叔走到一排平房前,在东边第一间房前,表叔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房间很整齐,用木板隔成了二个单间,里面的一间放着一张床,外面的一间摆着一张小桌子,放着几个木凳,靠近窗口有个水笼头,水笼边上有一张小长桌,桌上放着几个铁皮碗。挨着木板旁有一个脸盆架子,一个脸盆、一块香皂搁在架子下。

李灵儿拿起脸盆接了水,然后用带来的新毛巾洗了个脸。

走出屋子,深深呼吸了一下北方清爽的空气。这时,隔壁的房门吱哑一声,出来一个小伙,他用陌生的眼光看着李灵儿,李灵儿也回望着他,突然脸一红,转身回了屋。

表叔笑呵呵地对灵儿说:“是余东这个小子吧,他今天怎么有空回家了,平时老不见人影,他妈妈都说他想出嫁的娘们,连家都不知道回来了。”

中午,余东来敲门,“赵叔,开门,有好吃的。”

表叔开了门,见余东手里拿了一碗仔鸡煲,是余东的妈妈特意为李灵儿做的。

表叔留下余东在家里吃了中饭。李灵儿很害羞,夹了一块鸡肉,脸一红就把嘴埋进了碗里,没说一句话。

吃完后,李灵儿就洗了自己的碗走出门去了。

黑龙江在李灵儿的印象中是一块空白,以前只能在想象中,但现在身临其境,感觉不一般,白桦树静静地站立在屋旁,显露出她那独立北国的高尚品格。

身处北方之春独特的生态环境中,李灵儿留恋忘返,一下子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地方……

2

吃过晚饭,表叔拿出一张信纸,里面写着几个字,大致的内容是让李灵儿明天去农场实习,跟随一位姓徐的技术员学习培育蘑菇的技术。然后表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把房间留给了李灵儿,自己去隔壁房间跟余东住在了一起。

晚上睡在床上,李灵儿一点儿也睡不着,想着真的要扎根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了吗?睡梦中,妈妈眼角有泪,“女儿,你真的不愿意为妈分担吗?你真的不知道你已长大了吗?可是你为什么还是愿意这么自私地去生活?”

李灵儿知道妈妈的心,但她就是不愿意找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婚。她宁愿苦点累点穷点,也不愿意跟一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生活。

她爱自己的父母,但是她选择了爱自己。在妈妈痛苦的眼神下,李灵儿不顾两个还在上学的弟妹,把自己抛进了远方。究竟对与错,她自己也不知道。

天刚刚亮,李灵儿就起床了,穿上那件还算整洁的花外套,跟表叔吃过早饭就去了农场。表叔一再嘱咐她听话,手要勤,脚要勤,嘴更要甜。李灵儿一一记在心上。

这是一间朝南的房子,房宽4.5米、长度9米的塑料棚。两边的土墙适当加高了,用木棍搭起了简易床架,铺上了玉米秸、苇箔等,培育着间隔60厘米的蘑菇。

技术员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汉子,人高马大的,李灵儿站在他的身侧,整一个小矮人儿。

他笑着给李灵儿讲解蘑菇的用处和蘑菇需要的生长环境,李灵儿小心地用笔记记下。

每天跟着徐大叔备料、建堆、翻堆、覆土,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最想的就是丰收的喜悦了。

那天阳光灿烂,余东出现在了李灵儿面前。李灵儿正面还是第二次看他,他长得很一般,皮肤黝黑,个头也不高,粗看走在街上就能淹没在人流中找不到的那类人。李灵儿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跟表叔是什么关系?

余东帮李灵儿采摘蘑菇,他一口北方话问道:“灵儿,你家真的在江南吗?”李灵儿笑道:“是的。”余东又问:“那儿有乌蓬船吗?”李灵儿说:“有啊!”两个人一问一答,竟然说了好多话。

3

一天天的忙碌,已到了夏季,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休息日。李灵儿平时不爱走动,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也没走到哪个屋子里去。自己心情不好,来到这里说句难听的话,是逃婚而来的,可又有谁能知道一个才十七岁姑娘家的心事呢?

这时,有人敲门,李灵儿打开门一看,是位阿姨,赶忙把她让进屋里。

女子笑着说:“你是灵儿吧,我是你表叔的亲戚,你叫我琴姨吧,我是余东的妈妈。你来这里一个星期了,我今天才来看你,你不介意吧?”

李灵儿忙说:“没事的,琴姨,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的,坐这里吧。”李灵儿给琴姨拿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

琴姨给李灵儿两个馒头,说:“灵儿,还热着呢,是我自己做的。余东在本市一个学校念大学,以前总不见他回家,现在星期天总想着早点回家,一回家还让我做好吃的,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李灵儿笑了笑,其实余东把好吃的都给了她。她脸一红,头一低……

琴姨拍了拍李灵儿的手,问了句:“灵儿,你会针线活吗?我买了二斤毛线,想给余东打一件毛衣,只是最近活多,你能打吗?”

李灵儿知道又是表叔做了叛徒。她外婆的女红在那个小镇上有点名气,她是外婆的徒弟,想当年外婆教不会几个女儿学女红,却无意中教会了她棒针、勾针、绣花、盘扣,最重要的还会裁剪衣服、缝制丝绸衣服。没想到考不上大学,这些平时帮外婆练练手法的技艺,在这儿还能派上用场。

李灵儿拿出那几本包装得很好的棒针针法书,让琴姨帮余东选择了一个花样,然后就用四根针编织起来。第一次为男孩编织,李灵儿也犹豫过,本想把第一次编织留给自己的老公,但无意中却给了余东,可想着琴姨的好和余东的好,也就没什么了。

她每天除了看培育蘑菇的书,就是编织毛衣了。她很细心地编织着,一个多月后,她把最后一针勾进线里,算是全部完成了编织,琴姨夸赞道:“灵儿,你手真巧!”李灵儿说:“琴姨,你看我还给你勾了个袋。”琴姨拿着那只用白色棉线勾编而成的缕空花线袋爱不释手,“啊,真漂亮!怪不得余东在梦里都叫着你的名字呢!”

李灵儿脸一红,叫了一声“琴姨”……

4

好几天没见余东过来看自己画仕女图了,李灵儿把满床的纸全都折起来。因为纸缺乏,她有时不得不用表叔抽过的香烟盒来练习画画。

刚想上床看书,余东来了,他带来了一叠白纸,李灵儿一数有十张,她红着脸说:“谢谢余哥!”余东问:“你又在画什么呢?”李灵儿说:“古代四大美女!”余东说:“听说西施是浙江诸暨人,是你们那儿的人吧?”李灵儿说:“是的吧。”余东说:“怪不得这么美。灵儿,你的皮肤真好,又细腻又白净,怎么晒也晒不黑,太阳再毒,你的肤色也只是红了一下。”李灵儿红了脸,“余哥,我想补一下英语,你能给我当老师吗?”余东说:“可以啊,只是我的英语不是太好,我的语文就好多啦!”李灵儿说:“我看还是先补英语吧。”余东说:“好的。”余东拿起李灵儿画完的四大美女,问道:“灵儿,王照君的脸怎么没笑意?还有杨贵妃的酒杯没有画酒呢?”李灵儿嘴一呶,抢过画纸,塞进了柜子里。

翻开高中时的英文书,余东说:“灵儿,你考大学差了多少分?为什么不去复读?”李灵儿咬了一下嘴唇说:“我考塌了英语,差了五十多分。复读?那只是梦,家里还有两只大书包在背,弟弟和妹妹的成绩都比我好,我平时不用功,常去外婆那做手工活,也帮家里赚点外快。以前我想不念大学也行,反正可以早点去工厂,做个技术工人也不错,但当听说我的好朋友艳秋考上大学时,我的心竟狂跳不止,泪流了下来……”余东安慰道:“没事的,上自大或者电大都可以,一样能拿文凭!”李灵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余东打开英文书,然后问了李灵儿的薄弱环节,就认真地做起了她的老师……

5

时间过得真快,秋天来了。一场秋雨过后,正是木耳、猴头、蘑菇疯长的时候,余东带着李灵儿去了一个不知道名的大山,他们采到了醇香的榛子和松子。这些野浆果吸收了山林里的精华,汲取了大地的营养,吃一口沁人心脾,甜到心里,那紫的都柿,那金黄的高梁果(野草莓),那红的雅格达和“托盘儿”,还有山丁子及臭李子沉甸甸地缀满枝头,令人垂涎欲滴。

琴姨很奇怪他们两个竟能摘回家这么多好吃的,但是她一再警告下次不要再去了,因为大山里会迷路,而且不安全。李灵儿留下自己喜欢吃的一些野果,其余的都给了表叔。

一天,妈妈的邮包到了,表叔把一大袋过冬的衣服给了李灵儿,因为北方的天气不像江南那样,妈妈怕李灵儿受冷,早早地就把冬装给邮来了。

每天她还是跟在徐叔后面到各个场子走走。那天,徐叔说要去一个还算近的农场指导农户种植。他们骑自行车去,徐叔带上李灵儿,骑在曲曲折折的小路上,李灵儿紧紧抓住车后架,唯恐自己不小心掉下车。

回来已是傍晚,天有点暗下来了,徐叔摇摇摆摆地紧握着车把,李灵儿也紧抓着书包架。突然前面有块石头,徐叔避让不及,他们连人带车一起摔下了山沟里,徐叔爬起来赶紧把李灵儿拉起来一看,李灵儿的脚崴了,徐叔扶起自行车,把李灵儿放上去,推着车往家走去。

回到家后,琴姨用热毛巾帮李灵儿敖上,然后擦上跌打的膏药。

李灵儿躺在床上好几天,直到余东来的那个晚上,她才让表叔给妈妈打了电话,说自己摔伤了。

快到冬天了,李灵儿的脚也好得差不多了。接到妈妈的来信,说是李灵儿的待业证发下来了,又帮她联系到一个单位,单位有一个委培生的名额,要她回家去上职工大学。李灵儿一听很高兴,上大学是她的最大梦想了。

星期天,余东回家了,李灵儿问他:“我要不要去上职工大学?”余东说:“太好了,能上大学,是个好事,去吧!学成了,你要回来还可以回来的!”李灵儿心想:“可是他不知道单位委培是什么意思?就是单位出钱让自己去上大学,学成后就得为这个单位工作到退休。”

快过年了,妈妈让李灵儿打包回家,说是明年要进行入学考试,帮她找了一个高复的老师。早点回家,早做准备。如果入学考试不到分数线,学校还是不愿意收的。

明天就要回家了,余东来看李灵儿,他情不自禁地用手理了一下李灵儿的长发,李灵儿一惊,脸刚好转向他的正面,不小心碰上了他的脸上。他抱住了李灵儿,然后慢慢地把唇盖了上来。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吻,李灵儿心慌脸红……

“灵儿,你真美,做我的女朋友吧!你看,你织的毛衣正合身呢!”李灵儿默默,虽然李灵儿很喜欢余东,但是她知道未来是不可知的,也不可能答应他任何条件。她只笑了笑,余东以为她默认了,显得特别开心,他含情脉脉地说:“等你职大毕业后,我会去江南看你,然后向你求婚,一定让你做个幸福的新娘!”

6

转眼已是第二年,因为莫叔的帮忙,李灵儿如愿以偿地上了职大,妹妹也快高考了。莫航隔三差五就上李灵儿家来看李灵儿。其实莫航人挺好的,可李灵儿就是爱不上他,有时感觉他跟妹妹李玉儿倒是挺般配的,可惜莫叔不喜欢李玉儿,他老拿李灵儿开玩笑,有一次还笑着对李灵儿的爸妈说:“灵儿这个儿媳我是要定了,等明年一定要先把婚事定下来,等她职大毕业后再举行结婚仪式!”

职大,没李灵儿想象中的美好,因为不是什么好的学校,人在学习方向也很懒散,整天感觉无事可做,只是为了三年后混一张文凭而已。工作早已安排好了,也就没了什么心事。

余东的信是一个月一封,很及时,而李灵儿不像先前那样很看重了,因为现实摆在眼前,自己的一切全是家人安排好的,不可能像先前那样任性地一个人跑去北方农场,也不可能把将来托付给余东。

莫叔又去了北京,给李灵儿买了漂亮的衣服和项链,惹得李玉儿眼红,李玉儿比李灵儿小了三岁,但是很爱漂亮,“姐,给我穿两天好吗?”李灵儿说:“拿去穿吧,送给你了,还有这个项链也给你了。”李玉儿高兴地说:“姐,你真好,那可不可以把航哥也送给我呢?”李灵儿嬉笑着说:“好,给你!”

又快到了元旦,莫叔催着李灵儿和莫航订婚,莫家把聘礼都拿过来了,在李灵儿过完十九岁生日那天,她和莫航按照传统订下了婚事。

写给余东的信中,李灵儿一字没提订婚的事,怕他伤心,只是说目前很好,让他不要牵挂。平时空余时间又给琴姨打了一条围巾,等表叔回江南时让他带回去给琴姨,表示一下在农场时她对自己关心的感激之情。

癫痫病的治疗药物
传统抗癫痫药物
最新治疗癫痫方法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