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动扫地机 >> 正文

萤心岂能融雪?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若能真真正正生死离别爱一场就好了”,韩小文看着热播的《花千骨》犯着花痴。方小君漠然地看着白子画和花千骨的虐心恋情无动于衷,表示对这种狗血电视剧从来不感兴趣。

记得几年前有个奶茶店,名字叫做时光印记,因为有个浪漫的名字而吸引了好多像她们这样的学生,彼时的小君很是呆萌,经常孤独在奶茶店的身影不觉就会引起小文的注意。

那日风很大,小文喝着奶茶微笑着听话唠舍友讲着她的传奇经历,但透过玻璃便看到了小君,她不听向手心哈气然后捂住冻得通红的耳朵,迈着急促的步子向奶茶店小跑过来。

小君就坐在小文的隔桌,因为有太多空位,所以小文只一抬头便能看到她。小君的眼睛很大,吸奶茶时两腮鼓鼓的,然后慢慢咽下去,萌化了小文的心。

两人在空气中眼神触碰到了一起,小君茫然的眼睛只和小文友好的眼睛对视了一秒,就变为了慌忙的躲闪,低着头喝着奶茶,目光一直在地上漂浮。大概是小文一直没听舍友的描绘,舍友顺着小文的目光看到了小君。

舍友对小文说:“喂!小文,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不过很想认识她呢”,小文捧着奶茶看着隔桌正在发呆的小君。

舍友悄悄在她耳边说,“她就是方小君,可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女儿,据说她的全班第一还有优秀奖学金都是靠关系得到的,所以同学们都冷落她,不愿意和她在一起,真是活该!”

小文看着舍友笃定的表情,又看到小君在冷风中独自出去的落寞身影,不由得心中一动,方小君,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小文都时时刻刻关注着小君,在别人的话语中,在自己的亲眼所见中……

看到了小君拖着和她身体不成比例的行李箱,而身旁的太多男同学冷眼旁观,她跑过去帮忙,知道了她不想在学校住。

看到了小君那个满分的试卷被其他女同学们刻薄地找着瑕疵,而她委屈地在一旁忍着眼泪。

看到了小君和街旁的老奶奶老爷爷微笑地打招呼,而她身旁的同学经过她时总会很小声地说她一句“装什么装”。

回到宿舍,小文对舍友们说她觉得小君其实人蛮好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宿舍就这样掀起了讨论方小君的狂潮。

“那个***,她爸要不是校长,她能考这么好?我爸要是校长,我肯定全年级第一!”

“小文,千万别相信你看到的,她就是在不了解她的人面前装样子,实际上她城府很深的。”

“别说她,想想她就恶心,每次都是一百,谁信啊!连老师都向着她!”

……

小文蒙着头实在不想听她们的讨论,不由得心里替她难过,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早晨,小文看着窗外的曙光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和小君做朋友。

小君是个很容易交的朋友,没有小文想象的历尽波折,只是一句“好呀,你好,我叫方小君。”

这样,并没有给小文带来任何影响,却给小君带来了更多的尴尬。小文的朋友只是单纯给小文打招呼,而对待小君却像空气,仿佛看不到,漠然走开,只剩伸着手尴尬站在那里的小君。

小文安慰小君,小君说,“没事,她们又不认识我,没关系的。”可,小文分明看到了小君泛红的眼圈。

小君,好羡慕你,能在别人不友好的目光中还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也谢谢老天,给我一个这么好的朋友。

小文以为小君会一直单纯下去,殊不知,再单纯的人也会成长。

小君恋爱了,是一个大她三岁高高帅帅的男孩,很冷酷,小文听小君脸红地说完后很是震惊。然后,小君和那个男孩每天在一起,小文也希望他能好好待她。

那男孩毕业了,而小君还在读书,放假时她会花费一天的车程去那个城市找他。

不知何时,她一次又一次地打着手机,但总也打不通,可,小文试过,那个电话其实可以打通的,但她不想伤小君的心,没有告诉她。

终于,小君打通了他的电话,小文在一旁只听见,“你来找我吧!”小君高兴地点头,小文为那男孩理所当然的口气感到很不爽,就劝小君不要去,可终究没有成功。

再后来,小君回来后似乎变了一个人,没有了以往的笑容,身子更瘦了,白白消瘦的脸颊上大大的眼睛空灵的让人心疼,小文问了许久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再也没人欺负小君了,对小君的敌视变成了畏惧。

小文看着小君说:“一起看吧,很好看的。”

小君嘴角抽动了一下,冷漠地走进了卧室。

湘潭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四川省哪家医院能根治癫痫
聊城治癫痫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