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申请信用卡 >> 正文

【丁香】死于三个女人的谋杀(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简郗南的手指紧紧捏着病历单,太过用力的指骨泛着粉白,脑海中回荡着与医生的对话。

“简小姐,您的肾脏已经出现了衰竭,如果再晚几个月可能就……”医生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这不可能!”简郗南一脸不可置信,她一向注重饮食和养生,而且之前的体检也一直是正常的,怎么可能会这样?

“抱歉,简小姐。如果您对结果有任何疑义可以去其他医院复查一遍。”

“麻烦了。”

简郗南将病历单塞进包里,脸上带着丝丝的悲伤坐上车后座。她静静地看着手机屏保上,两人相依偎笑得一脸幸福的照片,想着不知该如何跟赵景同开口,算来他们也才结婚不到三年,难道幸福的生活就这样戛然而止么?

“小姐,要回去么?”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简郗南,小心翼翼地问到。

“去公司。”简郗南回过神来,淡淡地吩咐道。

简郗南从地下车库坐总裁直达电梯到了赵景同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微敞着,简郗南推门进去却没有看到人影。

她站在办公桌旁看到桌上摆着她平日喜欢吃的坚果,简郗南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还真是时时刻刻记住她的口味。

简郗南的余光扫过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小药瓶,突然心下一慌,景同他怎么了?她告诉自己别慌,也许只是普通的药片而已,她的手微微颤抖地从药瓶里倒出一片药装进包里。

不过短短的几分钟,简郗南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刚一出办公室就遇到了助理。“夫人。”

“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尤其是他。”简郗南看了助理一眼,助理沉默地点了点头,不过是个简单的要求,他犯不着为了点小事得罪简郗南而失去一份高薪工作。

简郗南前脚刚离开,赵景同后脚就回来了。

“小李,把资料拿给我。”

助理整好资料,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进去后将资料放在赵景同的桌子上。

“刚刚有人过来?”赵景同一边翻着资料一边随意地问到。

“我一直在这隔间办公室没见过有人来过。”

“行了,你先回去办公吧。”

助理离开后,赵景同拿过坚果继续剥壳,然后放在一旁的盘子里。

离开的简郗南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她一个老同学开的私人诊所。

“哟,简大小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这也不是个什么好地方最好别来。”

“有个忙想请你帮一下。”简郗南从包里拿出那颗药片,“你能帮我化验一下这药的成分么?”

“出什么事了?”

“没事。”简郗南抿了抿唇并不想多说,她希望是她想多了,景同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老同学见简郗南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也不自讨没趣地继续追问。“行,没问题,三天后我把化验结果发给你。”

“谢谢了。”

“客气什么。”

三天时间,简郗南就像在等待一场漫长的审判,只是审判结果瞬间将她打入地狱。

2

手机铃声响起,来电的正是她那位老同学。

“我把化验报告发给你了。”

“好,谢了。”

“你……算了,你自己看吧。”

“怎么了。“

“没事,我先挂了。”但愿是她想多了。

简郗南看完报告,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呆坐在沙发上,她千想万想都没想到这样的结果。

手机铃声不停回响在偌大的房间里,简郗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接起电话,对面传来了赵景同的声音,依旧如往日一般温柔:”老婆,今晚有应酬,如果晚回就不要等我了。“

“好,那你少喝一点啊。”简郗南轻轻柔柔地回答着,如果不看她冷峻的表情,完全就是个温柔娴淑的好妻子。

“那你自己要记得按时吃饭。”

赵景同又和简郗南肉麻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赵总还真是绝世好男人,结婚到现在每次应酬都要和老婆报备。”

“这是应该的。”赵景同一脸笑意,“我先去趟洗手间再回来。”

看着赵景同消失在门口,屋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谁让人家娶了个真祖宗。要是我娶了这么个豪门千金,我也把对方供起来。”

“吃软饭就吃软饭,还装什么情深。”

“那人家简大小姐乐意啊,哈哈。”

站在门口的赵景同捏紧拳头,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在等等,在等等,等那时候这些嘲讽他的人还不是得像狗一样巴结他。

他带着一张平日里温和的笑意推开门走了进去。

简郗南在挂断电话后,就跑到卫生间干呕起来,以前有多温情脉脉,现在就有多恶心。她还真是小瞧赵景同了,他的演技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当初她爸爸让她不可全抛一片心,她不信,她觉得当然要以真心换真心。现在她觉得有人心早被狗吃了还拿什么换?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可惜她爸爸最终没有熬过来。现在看来当初很多事值得商榷。

化验报告上的文字真是字字诛心,看得她整颗心都凉了,若长期服用将会导致肾脏衰竭。简郗南不相信这是巧合。难怪赵景同每次都陪同她去医院体检看病,她从前以为赵景同是体贴她,现在她知道了,赵景同就是想让她死!

简郗南收拾好心情,又如同贵妇一般坐在饭厅里优雅地用晚餐。

她简郗南是信任他赵景同,但不是傻白甜,既然他敢做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

3

简郗南坐在咖啡厅里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等人。有钱就是好办事,没多久私家侦探就把查到的资料交到她手上了。上面的内容并不是多么了不得,但是不急,毕竟好戏才刚刚开始,简郗南露出一个冷笑,一下子打死有什么趣味?

只是她最近最好找个借口和赵景同分开,现在看到他那张脸都犯恶心。昨天赵景同回家时抱了她一下,她整个人都不舒服。当赵景同吻过来的时候,简郗南还是没忍住把他推开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赵景同关心地问到。

“可能是太累了。”简郗南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要不我陪你上医院瞧瞧。”

“哪有那么娇弱,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先吃饭吧。”

他们夫妻二人坐在饭桌旁,各自盘算着心里的小九九。

“你是赵太太?”一道女声打断了简郗南的回想,她抬起头打量着对面的人,青春靓丽,穿着一件文艺的连衣裙。

“你可以称呼我简小姐。”简郗南依旧盯着桑米雪,“坐吧,想要喝什么?桑小姐。”

“随意吧。”桑米雪坐在位置上,紧张地不停用手指绞着裙角。

“你用不着紧张,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桑米雪猛地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简郗南。桑米雪相信既然简郗南找上门来,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份,她不相信有任何一个妻子不在乎老公出轨的。

“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这支票就是你的了。”简郗南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轻轻推到桑米雪面前。

桑米雪咬了咬嘴唇,眼里带着犹豫,但她没有动。

“你当他的情人一开始是因为被坑害强迫,后来是因为需要钱,不要告诉我你爱上了这个渣滓了。”简郗南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有了钱重新开始一段正常的感情它不香么?”

桑米雪有些意动,她觉得简郗南说的有道理。她当然是为了钱,否则她怎么会当一个人人唾弃的小三。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当然也渴望一段正常的感情,而不是永远见不到光。况且赵景同也不是一个好情人,他的特殊癖好令人发指。

“你要我帮什么忙?”

“放心很简单,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的。”简郗南好笑地看着一脸谨慎的桑米雪,“你帮我套出这些信息,最重要的是套出他把他青梅竹马藏在哪?”简郗南递了一张纸条给桑米雪。

“希望你能尽快。我不知道你觉不觉得恶心,反正我是恶心透了。”

“三个月,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他也不是经常到我那。”

“一个半月吧,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如果你有本事从他身上在敲一笔我也不会介意。”

“好,我答应了。”

“那么合作愉快,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找我。”简郗南站起身朝桑米雪伸出手,那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彰显着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与她这种贫穷女孩完全不同。

桑米雪最终还是把手伸了出去,简郗南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留下一句,“想吃什么自己点,记我账上就行。”

看着简郗南离开的背影,桑米雪呆了呆,她想不通家里有个这么漂亮又能给他助力的妻子为什么还要出轨,不仅有情人还有青梅竹马?难道仅仅是为了追求刺激么?果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豪门千金的故事也不一定是完美而浪漫的。

4

赵景同刚一进屋手机就响了,他有些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来电直接按掉。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今天说好要陪你的。”

“以后陪我的时间多的是,万一对方有什么急事呢?”简郗南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盈盈。

“那我问问对方有什么事?”

简郗南点了点都径直起身上楼,在赵景同看不到的地方敛下笑意。

“我不是说过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么?”赵景同压低的声音里也听得出气急败坏。

“可是我好像有了。”对面传来一道委委屈屈的声音。

赵景同刚想说那你去打掉,转念又想起曾经对桑米雪的说辞,因为简郗南身体不好无法生育,但他想要个孩子。“你等着我过去。”

“老婆,有点急事,我出去一趟。”

“知道了。”简郗南淡淡地应到。

简郗南的态度让赵景同心里十分不舒服,他觉得简郗南总一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模样,在其他人眼中仿佛简郗南和他在一起是他的荣幸。

“我会尽快处理好的。”赵景同深吸一口气,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对着简郗南轻声细语地说到。

简郗南看着监控里开车出去的赵景同,打了个电话,“他出门了,估摸是去你那了,接下来看你自由发挥了。”

“我知道了。”

“如果露馅后果自负。”

桑米雪捏着手上请简郗南帮忙造假的孕检报告,又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台词,然后坐着静静等待赵景同上门。

赵景同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将孕检报告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如果你不相信我怀孕,咱们可以再去医院检查一遍。”

“不用了。”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他不能出任何一点差池。他也没想到桑米雪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偏偏赶在这时候,他得先稳住桑米雪再来解决她。

“那你今天还要回去陪简小姐么?”

“我又不是她的狗回去陪她做什么。”赵景同露出一副与在简郗南面前完全不同的嘴脸。

“那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下厨?”桑米雪低垂着头,一脸温顺地说到。

“随便。”

“那你先看电视等一下。”桑米雪转身进了厨房。

赵景同看着在厨房忙碌的桑米雪觉得这才是一个男人的尊严,他有些得意洋洋的将脚翘在桌子上,按着遥控器选节目。

桑米雪一边观察一边将录音上传到云端。

饭菜上桌后,他们俩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节目。赵景同看着电视上宛若神女的简郗南,如果不是当初的意外,或许他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靠近她。

“简小姐可真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她爸就她一个女儿,最后财产还不是落到别人的口袋里。”

“你们不是夫妻么?”

“那个死老头子幸亏死的快,要不我还真不好办。不过那老头精明一辈子怕是不知道他和简郗南的意外是他亲爱的弟弟造成的,这些有钱人就是肮脏。”赵景同一脸不屑,他也不怕桑米雪说出去,她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女人罢了,谁会信她的话。

“等我把财产转移和公司的事处理好,简郗南也差不多该死了。”

“你们既是夫妻,最后简郗南的还不是你,何必大费周章?”

“你以为她二叔和那些董事是省油的灯么?我本来也不想做这么绝。”

简郗南坐在家里听着桑米雪上传到云端的内容,冷笑连连,是时候让现实教他做人了,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5

简阳荣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赵景同看着来人皱了皱眉头。

“你进办公室是不是太随意了?”

“你真以为自己上位了?你做了什么小动作你自己心里清楚,小心我把当年的事告诉我侄女,你最后还不是得像条丧家犬一样被赶出去。”

“当年的事是你动的手,与我何干?”

“若没有我,你能有今天?你若不贪得无厌,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简阳荣心里有些不屑,不过是他利用的一个工具,却想反噬主人?

“二叔,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高兴。”

“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把公司的资金挪哪里去了?”

“二叔,我最近看上了一个很好的项目,到时赚了自是少不了您的一份。”

“你能有什么好项目?”

“绝对可信,我已经先试水了一波,才敢放心大胆地投。”

简阳荣依旧一脸怀疑,“实在信不过我们签个协议。”

“行啊,那我要收益的八成。”

“二叔,做人要厚道。你害简董和简郗南的事我可是有证据。”

“你在威胁我?”

“瞧您说的,我们不过互惠互利。”

“把你手中的证据给我。”

赵景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随手递给简阳荣,“二叔您可以放心了吧。”

癫痫那里检查好
安徽癫痫病专业医院
癫痫遗传几率有多大啊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