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师士传说续集 >> 正文

鸿宝书院:都市异能《我穷得就剩下钱了》-免费阅读小说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001 孙子,我是你爷爷!

  从快递公司出来。

  陆羽美滋滋的捂了捂口袋那部破手机。

  到账了,这个月的辛苦,是值得的。

  不多,六千。

  但他还有一份家教兼职。

  “喂!陆羽!”

  陆羽回头一看,是李大牛。

  “发工资了,今晚我们去烤串喝酒。”

  李大牛咧嘴一笑,一巴掌就拍在陆羽的肩膀上。

  “我请!”

  “......我没时间。”

  陆羽仰头,看了一眼高出他两个脑袋的李大牛。

  转口又说,“我有别的事情。”

  “不就是帮小孩子补课么!请一天假怎么了?你看你瘦得,跟我去吃点好的补补营养。”

  “改天,有时间再说。”

  陆羽摸了摸鼻子。

  转身就走了出去。

  李大牛的心思他懂,可是他不想接受任何帮助。

  人情......

  始终是一笔难清的账。

  “叮叮叮。”

  微信的提示音。

  陆羽掏出手机,是张婉蓉发过来的微信。

  他的未婚妻。

  “宝贝老公,今天发工资了吗?明天我要交补课费了呢。”

  陆羽笑了笑,随即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多少?”

  “不多,三千。”

  外加一个甜笑的表情。

  陆羽不禁皱了皱眉,回道:“那么多?”

  “不多了,你不知道,我要补习七八门科目呢。”

  补课的确需要钱,陆羽没想什么,把三千块转了过去,顺手发一句:“今天是周末,我妈叫你来我家吃饭。”

  “不了,我留校,马上要去自习了,老公我爱你,么么哒!”

  ......

  这日子是苦了点,陆羽还是觉得挺满足的。

  陆羽估计是刚满月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扔在路边,他的养父陆明伟把他给捡了回来。

  陆羽读一年级那年,养父的一个战友带着女儿上门探望。

  酒足饭饱后就订下了这门亲。

  高三那年,陈婉蓉的父亲做生意失败,陆明伟主动提出帮助陈婉蓉一家子。

  陆明伟是开车往返工地拉材料的,那时家里还有点钱,母亲身体还好,赞助陈婉蓉的学费还是负担得起。

  用陆明伟的话说,这又不是两家人,陈婉蓉还是自己的儿媳妇。

  养父因超载出车祸死了以后,资助并没有停止,陆羽承担了一部分费用。

  可是随着陈婉蓉升到大三,陆羽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没事,时间还是有的,大不了再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找一份兼职。”

  陆羽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打开了小电驴的车锁,骑上就朝着医院的方向而去。

  去医院拿了药,他又去了一趟书城,买了几本练习课题和资料。

  经过商场时,陆羽停了下来,想起家里的丫头都很久没穿上新衣服了。

  他掂量了一下。

  母亲的药费每月要两千多,一千块房租水电,生活费一千多......

  剩下的钱攒着供那小妮子上学。

  嗯......手里还是有点闲钱的。

  想了想,陆羽就下车上锁,走进了商场。

  商场三楼,是服饰专区。

  品牌衣服买不起,陆羽有自知之明。

  他的目标是专挑那些折扣大减价。

  转了一圈。

  陆羽花了五百块,买了三套看得过去的衣服。

  还买了一条天蓝色碎花长裙。

  一想到回家以后,妹妹看见他买的这些新衣服,陆羽疲惫的脸庞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然而。

  他走出店门,正想离开。

  却突然看见一道不该出现在北京市治疗儿童癫痫中心这里的熟悉背影。

  他停了下来。

  这是......陈婉蓉?她不是说要补习吗?

  陆羽愣了愣,下意识的闪身躲在门旁,当那道背影转过身来,陆羽确认了是陈婉蓉。

  他抬头一看,顿时就吸了口冷气,这是一家千百惠的店面!这里的衣服起码要过千一件。

  不久之前,陆羽还带着妹妹逛过这间商场。

  一看价格,两兄妹只能望景兴叹。

  最终去吃了两碗八块钱的面条。

  “她怎么有钱买这个?”

  他看到陈婉蓉一口气买了三件,才离开了千百惠。

  陆羽有点心塞。

  他想了想,走了进去。

  找上了帮陈婉蓉选衣服的服务员一问,折后价格刚好三千。

  陆羽顿时感到心脏堵得发慌。

  他跟在陈婉蓉身后,走出商场,而陈婉蓉站在路边打了一个电话。

  不过五分钟,一道强劲的引擎声仿佛要把这条街炸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缓缓驶来。

  停在了陈婉蓉面前。

  轰隆!

  陆羽的脑海一片空白。

  他冲了上去。

  “陈婉蓉!”

  驾驶法拉利的年轻男子眉头一皱。

  “他是谁?”

  “张公子,他是我的表哥。”

  陈婉蓉一僵,马上甜笑着回应:“你等一下,我很快回来。”

  说完,陈婉蓉快步走了过去,把陆羽拉远几步。

  局促的神情略显慌张,“你别误会......”

  “我都看到了。”

  陆羽抿了抿嘴,他的脸像纸一样的白,如在一刹那被抽光了身体所有的血。

  但他还是愿意等陈婉蓉能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沉默一下,陈婉蓉干脆褪下了最后的伪装。

  面色一冷。

  “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你别那么幼稚好不好,难道还够不清楚吗?”

  陈婉蓉恼羞成怒,却又顾及太激动被她的张公子听到,声音软了不少:“大哥,我现在是大学生,读完大四,我妈还要我出国留学,所以懂了?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也不知为什么,说完这番话,陈婉蓉感到相当快意,但她认为还是要提醒一下。

  “承认现焦作癫痫医院好实吧,好吗,我们不同,你只是一个送快递的。”

  她觉得自己的提醒很厚道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

  陆羽早点承认这个事实,就能早点从失恋中走出。

  她也算是仁至义尽。

  毕竟陆羽父亲生前,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很好,至于这几年陆家资助的学费......

  陆家是自愿出钱,自己家可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再说她陈婉蓉还没那么低贱,买卖人口吗?

  她从未想过就凭陆家赞助的几年学杂费,就能在她毕业以后,让陆羽占了大便宜。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指腹为婚?

  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就这样吧,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明白我的意思了?”

  “原来,你一直都看不起我。”

  陆羽的声线都在打颤。

  陈婉蓉不再理会,拂发转身,甜糯地喊了一声张公子我来了,坐上了法拉利。

  “轰轰......!”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