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马铝材 >> 正文

弗兰克先生与他的肥皂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的邻居肯.弗兰克先生曾经是整个单元的焦点人物,以至于在我刚搬到这里来的第二天就和他相识。

据邻居所说,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头终日沉默寡言,极少与人交往。唯一和他保持着思想沟通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警员乔治。并且每一年的九月三日,弗兰克都会在早上都会去买一块肥皂,然后就不知所踪。而直到下午回家后那块肥皂也不见了踪影。

当然也有人设图跟踪过,但是当他们得知弗兰克先生年轻时是最出色的步兵上尉时,那些每次跟踪都跟丢了的人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这样,弗兰克与他的肥皂一直被当做一个神奇的故事被保留了下来,对于我的每一次提起,他也都一笑了之。但是我始终没有放弃对这件事情的追寻。直到那一次的偶然。

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后的清晨,弗兰克的妻子打电话来,她悲伤的告诉我乔治在昨晚的一场追捕行动中殉职了,而弗兰克听说这件事后一大早就开车出门了。她非常担心所以想让我开车跟上去看看。毕竟在邻居中我算是唯一一个还算是跟他比较熟悉的人。

我将车子驶进中央大街不久,就看到了弗兰克先生的那辆很好认的红车,我悄悄跟在了后面,而弗兰克先生好像毫无察觉。就这样我们的车子足足开了能有一个小时,最后驶入了墓园里。

天气灰蒙蒙的,远远地能看见正在为乔治举行葬礼的仪式。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及时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下车弗兰克先生已经在敲我的车窗了。

我有些尴尬,但还是打开了车门。

“愿意下来陪我走一走吗?”

他用温和的声音问道。

我跟着他走下车,踏上墓碑之间的小路,小路曲折向上,一直快要走到头的时候,弗兰克先生终于停了下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三座放置着鲜花的墓碑。

“你和乔治熟悉吗?”

他指着墓碑上的名字问道。

“见过几次面。”

我回答。其实这位极其勇敢并且敬业的警员曾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他的目光非常的温和,但是却始终夹杂着一种莫名的忧伤。

“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一直生活在法西斯的集中营里。直到我们攻下了那座集中营。那是约翰.桑德斯。”

我看到在乔治的旁边还有一块较小的墓碑,不过时间很显然比乔治早很多。

“他就在我们攻下那座集中营的当天晚上被枪杀了,因为一块肥皂。”

“肥皂?”

我怔了一下。

“他在一位军官的办公桌里偷了一块肥皂。肥皂的主人艾德森发现后恼火不已命令全体集合搜查,然后他就在艾德森的面前掏出了那块肥皂。”

老人指向远处的第三块墓碑。

“他当时多大?”

“二十九?二十九到三十之间吧。”

“那么他和乔治的关系如何?”

“形影不离。”

“那我认为他不会做这种事情。”

对于我坦率地回答。老人报以了微笑。

“那么您认为呢?”

“是乔治偷的肥皂。约翰只是为他承担了后果。”

“继续。”

“艾德森出于某种理由想要保护乔治,枪杀了自己的弟弟。”

我看着第三块墓碑上艾德森.桑德斯的署名。

“非常好,但这只是一部分。”

老人的眼睛闪烁着钻石般的光泽:

“艾德森是我们的人。”

没有比这句话更语出惊人的了,我再一次转过头去看那一块放满了肥皂的墓碑。

“那么约翰........”

“约翰并不知道。事实上他一直在为了他哥哥所选择的阵营而感到愤怒。他只是为了乔治,因为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

“艾德森配合着我们里应外合,攻下了那座集中营。因为在此之前他的种种举动已经受到了他副手的怀疑并且跟踪,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在事先把肥皂切开一点把纸条藏了进去。可是肥皂偏偏被打扫他办公室的那个淘气鬼偷走了。发现肥皂不见了的艾德森只能下令全体搜查。以便查出是谁拿了那块肥皂。”

“后面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约翰从乔治的手里抽出了肥皂,递到艾德森面前。他的副手随即要求他当众处决约翰。肥皂是被改动过的,也是传递秘密的重要工具。如果再耽误一些时间或者出现别的问题,那么之前为此所做的一切就会前功尽弃。艾德森在他副手的注视之下开枪射杀了他的弟弟。处理尸体的时候,没人会再关心那块肥皂的下落。”

我怔怔的站在三座墓碑之前,看着老人掏出口袋里的肥皂一一放在墓碑前的石阶之上。

“我收养了乔治。从此之后,我,我的同事,和那些被我们从集中营里救出的人,每年的三月九日都会自发的买一块肥皂来到他们的墓前。我们保守着这个秘密,因为约翰的事情对乔治来说已经一种沉重的负担。我们不想在让邻居流传这件事情给他造成第二次伤害。这就是肥皂的故事。”

当我们回去之后,也在弗兰克先生的默许之下,他与肥皂的故事终于真相大白。之后每年的九月三日,我们总会结伴开车前往那个墓园。而那三座石碑每到这一天,也总会堆满着盛开的鲜花和各种牌子的肥皂。

寿命是多少
广西南宁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饮食护理措施有哪些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