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不让你走 >> 正文

【菊韵】寂寞的坚守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世上最美的语言,莫过于“无声胜有声”真情的拥抱;世上最恶毒的行为,莫过于男人的无情无义“始乱终弃”;世上女人最难守的是,“夜半梦回无人时”寂寞的坚守。小爱爱已,大爱无边。

——题 记

(一) 儿子的电话

“妈!您在哪?”是儿子打来的电话,阿萍一接通电话,就有一种暖意在心头。

“我在你小姨家,好几个月没见到你小姨了,你小姨说想我了,打电话说要我到她家住几天,儿子,有事吗?”

“冇得什么事,妈妈!是这样:刚才接到了爸爸的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头大叫大喊,说家里事情很多,房子盖起了还没装修,你只知道在外面与人家玩牌,喊你,你不肯回来。儿子我是知道他那个德性的,就是怕您老人家又被他欺负,无端受委屈,所以专程打电话来,想安慰你老人家一声,儿子知道老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怎么可能无故在外打牌呢?不过请你老放宽心,儿子是最孝顺老妈的。也请你老不必介意,犯不着跟他那种人生气,自己身体要紧。”

阿萍的妹妹家离夫家并不远,本是同一个大队的。由于种种原因,相亲相爱的姐妹平时走得并不亲热,有好几年都是新年春节在娘家,才有可能亲亲热热地会个面,拉拉家常说说话。阿萍长年在外,一年之中难得二三次回家,即使回也是出于去看望老父老母。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房子的事情,有求于弟弟妹妹们帮助搭把手,阿萍也不会回家如此频繁。如今,山里人托改革开放的福,各家剩余劳动人,弃农经商或农两不误的,或南下打工长年在处做工的,山里人的腰包也逐渐地鼓了起来。“穷则变,变则通,通则富”原来“鸟不拉屎,破屋烂瓦”的穷山村,于今已是旧貌变新颜,最明显的就是人们的居住条件,小洋楼、新民居如“雨后的春笋”一家胜似一家。好强的阿萍看在眼里,想到儿子在外打拼的不易,总想帮助儿子,不落人后地也想创建一点家业,同时也为儿子他那薄情寡义不顾家不争气的老爸,一个老有所依的栖息地,才强起气来,自己一手一脚东奔西走,不辞辛苦地翻建乡下的老房子。乡下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同村子各家新起的小洋房相间在一起,显得格外的破旧不堪而又极不相称。风雨飘曳中房屋因长年无人居住,已经出现数处下沉破裂,倾斜得几乎摇摇欲坠,仿佛马上就要垮塌的样子。

儿子的父亲从来就不是个有家庭责任心的男人,只知道在附近的县城里做点自在事,“吃光用光,身体健康”什么心都不操,平时家里也懒得回去收拾,过一日算二个半日,有家似无家,亲戚朋友不愿提起,女儿、儿子不想见他的自由人,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了还是那么“死不改悔”,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一切都是他人的错,是他人对不住自己。房子破了、倒了,一个大男人不去想心设法,己经不是夫妻关系的女人,按常理更不会去劳心劳力。阿萍有房子住,女儿、儿子都很行孝,他们都各自在同一个城市里购置了房屋,各自有了自己独立生活的空间,一个个都抢着说要给自己养老。阿萍自己老来算是不愁了,可是儿子那不争气的父亲李财呢?这个名义上己不再是自己丈夫的李财,一个快奔六的人,老都老了依旧还是那么不着边际的不三不四,一旦老了做不动了该怎办?女儿、儿子对他伤心透了,早就说过,老来做不动是不会管他死活的,古人云:父不慈,子不孝。阿萍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爱自己的儿女,更爱这个本来就是“家不象家”的家,儿子还年轻,不懂得亲情的重要,俗话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又云:子不言父过。“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阿财做人再怎么不还债,没有良心不顾家,但他毕竟是自己一双儿女的亲生父亲,再说也不能为了阿财这个臭男人去让儿子,一辈子背上一个不孝的骂名。思前想后,阿萍这才不顾亲戚朋友的劝说,一双儿女的阻拦,一心一意地反过来劝解儿子,说服自己的老父老母,弟弟妹妹们帮助自己完成心愿。为了李财这个负心薄幸的老男人作想,同时也想李财老来能够醒悟“浪子回头”,让自己的儿孙也能够像其他小孩子一样,同样拥有爷爷奶奶完整的大家庭,让李财老得不能动的时候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这一切的一切,可谓用心良苦。

儿子沒有错,错的是李财,儿女不容众叛亲离,只能说那是李财咎由自取;阿萍一边接听儿子的电话,一边这样想着。天下的男人,大多数是好的靠得住的,而最好最靠得住的男人理所当然还是要算自己的儿子。阿萍的儿子就很不错,有骨气有良心,不像他老爸那样没有良心。儿子的安慰听在阿萍耳里,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激动:“呵呵,不介意,有你这样通情达理争气孝顺的儿子,妈妈真的感到很高兴!不过你也不必过份去计较你父亲,几十年了,他就那个熊样,我也看开了,懒得与他生气了,因为我是这样想的,他再怎么差劲再怎么不是东西,毕竟跟我生了你们这么优秀的姐弟俩,是你们姐弟俩的亲生父亲,有你们姐弟俩这么孝顺我,我也知足了”。

“感谢妈妈!儿子有您真好!”

“放心吧!儿子!老妈我心里有数什么都懂得的,他就是那种人。今天星期六,我一大早地从你姐姐家回到乡下,刚到你小姨家不久,他不知道就晓得了,不问青红皂白赶到你小姨家大吵大闹。当时刚巧妈妈几个初中时代的老同学都在你小姨家,大家好久都沒见面了,老同学久别重逢分外亲热。她们是知道妈妈就算不忙,也是闲不住的,空口叙旧有说不尽的话,闲话之余,于是几个同学一捣鼓,硬是拉着妈妈打牌凑角,你小姨也在一旁起轰,这也算是她真心想留妈妈,在那里住上一晚上,这也是山里的人真心实意留客的一种方式吧!你是知道妈妈的,平常再怎么空闲也是不会打牌的,盛情难却。刚刚坐上桌码好牌,随即你爸就闯进来了,看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理他的,可能脸上挂不住有意发难,不分青红皂白狂言乱语,一付要吃人的模样。你小姨与几位老同学气不过,纷纷挺身而出,指着他的鼻子质问他。你小姨更是怒不可遏,順手拿起一根木棒随时准备好好地揍他一顿,他一见形势不对,寡不敌众灰溜溜地走了。唉!老妈忽然觉得不恨他了,快到老了落得个‘老鼠过街`,倒觉得他很是可怜。”

“妈,您不用管他,老爸他那样的人就是欠揍,那么多年以来,一直就是没有一个能够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才使得他几十岁的人了还不知道悔改;算了,我们不提他,他爱咋样就咋样呗,妈妈处处都为他着想,他半点情半点感激之心都没有,妈妈就是心太软,像他那样无可救药的人,真不相信怎会是我的父亲!我看,妈妈今后干脆不要理他算了。”

“儿子,话不是这样说,他再怎么坏,毕竟他还是你们姐弟俩亲生的父亲;老妈我可以气他,怨他恨他不理他,你们姐弟俩却不能;为人子女,重在一个孝字,天底下无不是的父母。”

“不是的妈妈,儿子是在心痛您!您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姐弟俩健康成长,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大的屈辱,我们姐弟俩都清楚地记得,我们心里都有数,您为这一家牺牲得太多了,儿子这辈子都报答不完,可他呢?他配做一个父亲吗?可以说他只会让我们做子女的蒙羞。俗话说:‘有法治得邪,有理打得爷`,如果不是妈妈平常苦心婆心拼命拦住儿子,教育我们姐弟俩要以孝为本,以诚待人,儿子早就不认他了,更谈不上让他到家里来胡闹。”

“算了吧儿子,他也快奔六的人了,期待他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醒悟过来,知道自己的错,痛改前非,果然有那么一天,我们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你们姐弟俩还是一个有父亲母亲的子女……”只要是儿子的电话,再多的事情阿萍也会放下,老同学们懂得儿子电话的重要性,天下无论是那一个母亲,也是和阿萍一样和儿子,总有谈不完的话题。两母子的通话直到让阿萍自己,意识到儿子工作很忙时,这里还有小妹与老同学都在看着她时,才依依不舍地不好意思地放下电话。

“姐!是不是那老东西恶人先告状,向你儿子投诉你的不是?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给脸不要脸的臭男人,离婚十几年了他凭什么管你?儿子又不是他养大的,你辛辛苦苦把儿子养大成人,他享现存的福不说,还动不动就耍无赖。原来不是到处吹牛说他拥有的女人一大把一大把的呢?这样的东西现在还有那个女人会跟了他,除非前世瞎了眼!呃,现在没人要了,东不成西不就了,赚不到钱没钱用了,又返过头来赖着你,就你好欺骗,就你够善良,还给他吃给他喝给他用,完了还怕他被旧房子倒了压死,拼命地帮他拆屋做屋,他领情了没?依我看房子不做了,不要理他,他就是一只喂不热熟的狼,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

阿萍的妹妹小云从小就是出了名的小辣椒,为人性格豪爽、正直、善良,平常说话做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泼辣中有一般男人的气派,家业一切都是她说了算。单凭在家庭上敢说敢为这一点,阿萍远远是望尘莫及的,因为阿萍太纵容男人了,总是一味的退缩忍让。妹妹小云平常就有点气不过姐姐的软弱劲,教都教不会就懒得说她了。这次在她家碰到这样的事,气不打一处来,单等阿萍放下手机,就迫不及待地一顿鞭炮开轰,宛如骨梗在喉不吐不快似的。

“是呀,小云说得在理,我们老同学虽然好久不见了,可是同在一个村里,你们家的事情我们还是有所耳闻的。古人云: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有几次听说你们想要复婚,我们这些老同学都是干着急,毕竟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旁人也不好插嘴,看看那样的男人,有了钱照样长期不归家,吃喝嫖赌样样都来,硬是等到手里没钱花了,就又溜回来骗你吃你的了,任你说任你骂厚着一张死脸皮,要我说,男人就是这么贱。”同一个村的发小同学气惯不平地接过话去,女人们“七嘴八舌”地在这一瞬间众口一词地议论着,仿若“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似,要把天下所有男人批很批臭那样的同仇敌恺。

“他是那种任你说任你骂厚着一张死脸的臭男人,他是那种‘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种男人中的败类,依我看他连做人的资格不配,地道的垃圾。我说呀姐,这样的贱男人干脆不要理他了,也别再指望他浪子回头,趁着自己还不算老,找一个懂你痛你的男人嫁了,也让那老东西死了这份纠缠不清的心。”

看到妹妹与老同学们同恺忾敌,义愤词严的讲说,阿萍接到儿子电话,本就愉悦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妹妹的关心与义气,同学们的好意,阿萍的心里只有暗暗的感激。这么多年来,不是沒有懂她爱她的男人,如果想嫁早就嫁了,只是她心中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痛太多的不舍。为了这个家,为了痛爱自己父母的颜面,更为了这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她拼命地忍着。忍了这么多年了,并不是单一幻想有朝一日与他破镜重圆,而是看透了整个人生。老都老了,人生还有什么值得去追求的呢……阿萍心里忽然很痛,一种多年来常常的痛,由心头流向身体的每一处骨骼,眼泪忍不住“涮涮”地流了下来。“各人病痛各人知”,其实又有谁能够真正地理解过阿萍?本来还想借口打牌的机会与同学们好好地叙叙旧,这样一来,阿萍再也无心打牌了,心颤抖着在流血,思绪一子飘向了远方,飘回从前的那个冬季。

其实阿萍并不老,老的只是她的心态;她这大半生实在是付出得太多太多,得到的却是太少太少。

( 二 ) 孽 缘

旧历壬寅年,即新历一九六二年的春天,“人间四月菲芳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春暖花开,大山里的春天桃花依然绽放,各种各色的山花灿烂了山里的人家。“哇”的一声婴啼从农家的陋室中传出,洋溢着的喜气,却扫不去满村庭院充满饥饿年代的阴霾。

“生了,生了,天成的女人生了。”

“生了个丫头片子,吴家的头胎长女,恭喜!恭喜!”“恭喜个屁,这年头,大人都冇得吃的,饿死鬼的投胎赶来。”吴家老爷子拖着瘦的身体,陪着脸色饥黄的接生婆,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着,愁云布满了脸面。

阿萍属虎,壬寅年出生。壬为阳水,寅为阳木,水能生木,吉。女人是水做的,女人如花。壬水为大江大河大海之水,阳刚有余而温柔不足;壬水又为丙火怀胎之地,火藏其中。寅为阳木,参天之木栋梁之才,水能生木,木能生火,水火相济。故壬寅年生人必成大器,不成大器者皆因生不逢时,时辰的时。阿萍是女人,女人为阴,女生男命,加上生不逢时阿萍这朵女人花,一生下来就注定一辈子空有满腔热血,火一般生活热情,空有乔木一般的坚忍、正真、憨厚与善良,傲骨、自信、勇敢与坚强,依然会逃不脱命运的作弄与摆布。女人命运乖张,一生有三贵,少时以父为贵,大来以夫为贵,老了以子为贵。

阿萍出生地,一个重山峻岭地少山多沟壑纵横,大山沟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当年清晨第一阳光从山顶的树上,溅射到山村里的房檐时,早起的晨鸟看着缕缕的炊烟,被凌冽的山风吹得东倒西歪随风曳的时候,寂寞的山庄,正是老房內一声婴啼打破了屋顶的肃静。“生了,是个丫头,廷清秀的!”村民们很快就将消息传到了正在山地上干农活的吴天成耳里。这个朴实能干的农村大小伙子听到喜讯后,明知家里有父母在,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担忧与喜悦,立马放下手中的农活,扯起脚往家里跑。在这种特殊困难的年代,连一粒米一两糖都是非常艰难的,“添家进口”固然是喜事,却又有着许多的无奈。喜忧参半中,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妻子的安危。在每个人吃穿都成问题“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人们自身营养极为缺乏,虽然吴天成内心无法掩饰自己初为人父的喜悦,但毕竟妻子的生命更为重要。

癫痫病能不能喝酒
抗癫痫药物氯硝西泮
全球治疗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