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孕婴连锁店 >> 正文

【江南小说】疯娘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银花生下第八个女儿后,再也禁不住打击,疯了。

说是八个,其实只剩下六个,其中两个早早夭折了,一个半岁,一个三岁。

疯娘是在坚持着把最小的女儿带到五岁时,渐渐疯的,但是她的疯和路上的疯子不一样,她不会乱跑,也不喜欢出门,正确的讲,只是神经错乱,因为她清晰的记着村庄里的每一个人的名字,家里也收拾得干净,只不过到后来做饭的时候,再淘米洗菜,她不再管脏水还是清水,一律跑到门前的小河边洗。一到天阴的日子,她一定会把厕所里积累的粪便一股脑的全部挑到菜园里,不管需要不需要,她有的是力气,孩子们管不住她,通常等丈夫拿着小棍子抽她几下,她才罢休,嘴里咕噜着,大概意思是不让她干活。

疯娘其实也下地,虽然干不了多少活,但是贴一把力,地里总会轻松些,家里谁也不指望她干活,只要她不添乱,已经阿弥佗佛了。况且你不要她去,她是一定要去的,每天家里和地里两头跑,已经成了她几十年的风景了。

女儿们长大了,一个接一个的出嫁,有两个嫁在了门口,好照顾老父老母。

身边只剩下老五,老五没读几天书,也不愿意像姐妹一样去打工,她喜欢呆在农村,害怕在城里瞎逛。

老五叫招娣,本来想招一个弟弟,可是母亲最终生的还是一个妹妹。

招娣一连相了几回亲,甚至有一个男孩在她家里干了一个月活,本来想入赘,但后来硬被母亲吓跑了,因为疯娘和招娣相处的时间最长,也最喜欢这个女儿。一个个女儿的走,让疯娘再也不肯让人来招惹她家的女儿,常常用一双凶狠的眼瞪着那准备上门的女婿,时间一久,那年轻男孩受不了啦,家里再穷也不肯当入赘的女婿了,亲事只好告吹。

疯娘说:“我不许你走,你得在家。”

招娣说:“我又不走远,就在附近呢,经常会回来看你,你不用担心。”

疯娘不理她,嘴里咕噜着一串串莫名其妙的话,招娣的父亲瞪了她一眼:“她不走,你就走,你走让我看看,你不在,我才清静。”

疯娘嘻嘻一笑:“他大,我能去哪儿啊?为什么要我走,我不走,你就想哄我走!这是我家,我哪儿也不走。”

疯娘说完就去做饭了,招娣连忙拉住她:“不要你做,我来,你一会儿又在脏水里洗米,叫我们怎么吃呀!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就是不听。”

疯娘嘻嘻笑:“不都是水么,哪里洗不一样,能吃就行。”

“去你的吧,烦人精。”父亲气得照她身上扔过来一把凳子,砸在疯娘的腿上,疯娘依然嘻嘻笑,把凳子扶起来,也不管腿疼,就去外边柴堆上拉棉花柴了,那一堆棉花柴基本上都是她拉下来的,一见招娣烧饭,她就赶紧去拉柴,不管家里有没有,先拉一垛放着。

招娣叹了口气,管不了啦,天天如此,她已经有些麻木了,也习惯了母亲拉的柴,有时,柴火没了,她叫母亲:“妈,柴没了。”

疯娘殷勤地一笑,赶紧去了,一会儿抱过来一堆,她有着一股神力,通常招娣父亲拉不下来的,她狠劲一拉,柴就掉下来了,平时往二楼扛整包的棉花晒时,疯娘把招娣往旁边一推,说:“你去做饭,我来。”

疯娘真是力大无穷,一包棉花她轻轻一甩,就上了肩,比父亲力量还大,父亲上肩的时候,招娣还要帮他搭一把劲。

招娣渐渐死了入赘的心,姐姐们和父亲都不同意,怕耽误了她的青春,二十五岁那年,有媒婆又上门来提亲,对方是一个不错的男孩,只是家里兄弟多,有些穷,但男孩肯干,是个心眼活的家伙,日后不愁没好日子过。

招娣同意见见,再说也不远,就在隔壁的村庄,离家近就行。

见面那天,二姐特地把母亲叫走了,怕她又来闹事,吓着了对方。

男孩和招娣一见面,两人都喜欢上了,亲事就算订下了。

吃饭的时候,二姐带着疯娘回来了,疯娘一见家里这么多人,嘻嘻的笑了,她喜欢热闹,只是狠狠瞪着男孩,一刻也不肯放松。

男孩叫全来,全来一见未来的丈母娘赶紧起身叫了声:“妈,回来了!”

“谁是你妈?你来想拐走我的女儿吧,休想,我不许。”疯娘快快地来到他身边,猛地推了他一下,全来没防备,差点摔倒,幸好媒婆一把扶住。

二姐气的拉开她就要走。

父亲喝斥道:“你个疯婆子,你想毁了女儿的幸福啊?你不让她嫁,嫁给谁,你说,你给她挑一个女婿!还是你有通天的本事,让招娣守你一辈子,真是个不知好歹的疯婆子,摊上你,我烦了一生。”

疯娘愣了愣,嘻嘻的一笑:“哦,招娣的女婿啊,对招娣好,就行。”

疯娘赶紧从茶几上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讨好的递给全来,一脸的笑和殷勤,快快的说:“给你吃,吃了对招娣好。”

全来怔怔的看着她,急忙接过来,热情的笑:“妈放心,我一定会对招娣好。”

招娣看看他,羞涩一笑,低下头扒了几口饭。

转眼到了腊月,全来和招娣都不算小了,两家就早早订了结婚的日子。

结婚的那天,招娣家好不热闹,疯娘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一开始很兴奋的样子,等她弄清是招娣要嫁出去了,突然脸一拉,异常的难看。

疯娘紧张地守在招娣的旁边,这天,招娣是不能出门的,只能呆在房间里安心的等待男方的催炮声,两串鞭炮声后,她就要哭别娘家去婆家了,从此只是这个家的客人了,她心里也一阵难受。

房间里有牵娘也叫伴娘,是从男方过来的,女方也有一个牵娘,送上花车后就会返回来,一般是由女方的长辈来担当。女方牵娘在给招娣化妆、盘发,几个平日的好姐妹和邻居的几个大娘在看着,大家都说招娣今天真美,盘的发型也好看,几个大娘不时摸摸招娣的嫁妆,啧啧赞叹着。

疯娘不理会这些人,她突然拉开招娣平时装衣服的衣柜,把里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外掏,沙发上扔了一大堆,疯娘又把招娣的一个新皮箱搬过来,皮箱没锁,里面有几件看日子时和全来一起去买的衣服,按规矩,这些衣服回门那天要穿回娘家。

疯娘把沙发上的衣服一个劲的往皮箱里面塞,旁边大娘们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女方的牵娘是招娣的姨妈也是疯娘的妹妹,她一把拉住疯娘说:“姐,你干嘛呢?这些衣服招娣已经不要了,你就别装了。”

疯娘一把推开她,脸色阴暗地说:“不要!好好的,为什么不要?以后说不定还能穿上呢?”

疯娘自顾自的往里塞,皮箱瞬间被她堵满了,一拉拉链拉不上,她又狠命拉,姨妈急得只好叫招娣。

招娣丢下头不盘,过来一把推开她:“你干嘛?这些衣服我都穿不上了,你别瞎闹了。”

疯娘蓦地用力一拉,招娣被她甩到一边,疯娘把皮箱里的衣服又拉出来,一件一件的挑,又一件一件的往里装,嘴里不停的咕嘟着:“不要,为什么不要?这么好的衣服,怎么不能穿?如果哪一天你日子不好了,这些衣服会穿上的,一定要带着,不带家里又没人能穿,丢在家里干什么,都带走,我给你挑挑,挑好的带,孬的就放在家里吧,我给你看着。”

疯娘不理会大家惊异的目光,把皮箱折腾过好几回,姨妈想说她,被招娣拦住了,招娣说:“算了,随她去吧,也许这样她会安心些。”

姨妈说:“我怕她把皮箱拉坏,好好的,不吉利。”

招娣淡淡一笑:“有什么不吉利的,只要她高兴,随她去,不就一个皮箱吗?坏了再买,妈心里难受呢,她只是说不出来。”

说着,招娣一低头,强忍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几个大娘见招娣伤心,忍不住也跟着抹泪,姨妈蓦地拉门出去了,男方的牵娘忙擦擦泪,赶紧给招娣盘头戴上鲜艳的红花,外面已经响起了催新娘上花车的鞭炮声了。

疯娘依然在挑皮箱里的衣服,瞅瞅这件,扔扔那件,好不容易她才展眉一笑,说:“好了,招娣有衣服穿了。”

在众人的惊异中,疯娘硬要自己扛着皮箱放进来拉家具的花车里。

在招娣对她下跪拜别爹娘的那一刻,父亲哭了,老泪纵横,可是围观的邻里乡亲却为疯娘洒下了泪水,疯娘一把拉住女儿,不让她跪,嘻嘻的笑:“我不要你跪,我要你常回来,你要常回来哦,乖啊,招娣。”

招娣痛哭失声。

疯娘牵着她的手,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神色有些凄惶。

直到大女婿抠开她的手,她才怅然若失的站在一边。

大女婿充当招娣的哥哥,哥哥要背着妹妹上花车,这是女儿离开娘家的规矩。

花车慢慢的开出家门。

疯娘一开始躲开了人群,突然疯了一样的追着花车,二女婿一把没拦住,她已经跑得飞快了,车子开出好远,她还跟着跑。

人群一阵唏嘘。

花车里,招娣双泪长流。

身后,是疯娘逛追的身影。

癫痫病治愈方法有几种
哈尔滨治癫痫专科医院
广西颠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