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政务邮箱 >> 正文

【江南小说】微凉仲夏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看到他的时候是在屋顶,衣角被风吹得有点嗖嗖作响。

其实根本看不到那张清俊的脸,只看到被太阳染成金黄色的发。

在这个微凉的仲夏。

【1】

十五岁那年,舞儿突然多了一个弟弟。家里人好像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个初生的婴儿身上。原本完完整整的一份爱要被硬生生地分出去一大半,而留在自己身上的却是仅剩无几,青涩年华的小女生难免感到莫名的烦躁。但纵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只能聚积在心底形成难以溶解的抵触。

舞儿从阁楼的小窗子探头,看到大东刚好停在楼下,她顽皮地用手指把窗边的小石子一弹,本想弹到他的身上,只可惜自己技术不好,没有命中目标。小石子划出一道抛物线,“嗒”的一声落在地上,把大东脚边的鸽子都吓飞了。

大东抬头看她,刻薄的说:“你就这样对待来邀请你吃刨冰的帅哥吗?看,鸽子都被你吓跑了。”

舞儿看着淹没在阳光下的鸽子,她一如既往的反问:“喂,大东,我是不是让人觉得很讨厌?”

大东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她。

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张挂着泪水的脸,又哭又笑:“我有一个弟弟了。”空气被她的话熏得酸酸的。

说起来,转眼便已一年了,这个被宠了十六年的小公主还是没有想通,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吧。这一年里,她都常常酸酸地问他“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我是不是很不可爱?”之类的无聊问题。

刨冰店里,看似约会的两个人,其实在做着毫不相干的事情。男生的耳朵里带着耳塞,他喜欢沉浸在摇滚的世界里;女生的手里捧着参考书,小声地背诵着英语单词。

现在只是学期初,老师教的还只是第一单元,但舞儿背的已经是最后一个单元了,整本教科书被翻来翻去,都快要被翻烂了。

大东偶尔会发现舞儿读错单词,他便会异常地兴奋:“年级状元,你又读错啦!”

“要你管?你不要打扰我复习。”舞儿气愤地把厚厚的书本打在大东的头上。

所以说,这两个人的刨冰之约其实是毫无浪漫可言。

大东一开始认为,舞儿这么认真只是因为想用好成绩来引起父母的注意,但后来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有一次,大东去找舞儿的时候,发现她不在,阁楼的窗户却没有关好。大东灵机一动,三两下便顺利地爬进了房间。女孩子的房间就是特别整洁,书桌上的一大堆教科书参考书辅导书摆放得有条有序,床上还有几个布娃娃,半开的抽屉里躺着一叠散发着淡淡薰衣草香气的信纸。

舞儿只是到路口的超市买点零食,当然,很快便回家,也当然,接下来的发展是意料之中的。

她大叫一声“小偷!”然后把零食狠狠甩在一边,冲到大东面前拳打脚踢。

舞儿的这点力度,对于大东来说绝对只是轻量级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你的窗户打开,以为你在里面看书看得太投入,所以听不到我叫你……”大东一边闪躲一边叽里咕噜地解释。

舞儿根本不听他申辩,一直“变态”“神经病”等等的大骂一通,最后她自己也累了,但还是消不了气:“你,给我倒竖冲,我不叫停的话你不能下来。”

大东看着倒转的世界,装作很吃力也要大声说:“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向别人透露,你有暗恋的对象,而且写了情书又不敢送出去的事情。”

“闭嘴啦!”舞儿大吼一声,大东识趣地不敢再发一言。

房子突然安静了起来,唯有心跳能证明时间没有停下来。

像触动了心弦,她的手指从厚厚一叠信中抽出最下面的一封:小宇,今天是你的生日,大伙儿都到了你家庆祝,我很开心,因为我也幸运的被你邀请……在你房间,我看到了书柜里的那个小黄菊标本,是小时候你给我看的那一朵吗?

这是初一的时候写的。

与其说是情书,还不如说是日记,记录每天的点滴,只不过述说的对象从来都只有叫小宇的这个男生而已。

也许那就是缘分,从小学到初中的九年里,舞儿和小宇都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到了高中,他们也是同一个学校,只是不再同班,因为他们的成绩在全市统考中并列第一,老师说平均分配到两个尖子班比较好。舞儿曾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后悔自己没有考低一分,早知如此,她宁可不要全市第一,这样就可以跟小宇分在同一个班了。

父母都习惯了女儿的优秀,对于她的全市第一并没有多大的兴奋,更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心情,而且那时候妈妈的肚子里又怀着弟弟,大家根本没什么时间管她。

思绪百转千回,似乎已经忘记了大东的存在,舞儿下意识地碎碎念:“其实,我这么努力,只是希望你们能多看我一眼。”

话音刚落,舞儿才发现大东在看她,她的脸忽然涨红,马上把信收好,转过头去温书。

大东很明白,这话里的“你们”也包括“他”,小宇。

【2】

自从被发现了秘密之后,舞儿不自觉地开始更多的留意大东。

有时候,她在远处看到他,一个人很安静很落寞,当她跟他搭话时,他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如往常的嬉皮笑脸。她开始觉得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他的眼神有着说不清的魔力,能把她的内心照亮。

天气慢慢变冷,冬天悄然而来,大东却没有再来了。记得这一年的最后一次见面,他从屋顶沿着梯子往下爬,到了地面,他回过头对着还在屋顶上的舞儿笑了笑,然后潇洒地离开。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年的春天,他都没有再出现。

大东的消失让舞儿有过短暂的不习惯,不过寒假的到来,还有春节的热闹,人来人往,一片喜气洋洋。春节过后,父母又趁着还没开学的时间,带着她和弟弟到了海边度假。一切便好像自然顺心了起来。

第二个学期的开学初,学校在公布栏上张贴了各个年级的百名榜。放学后,大家都走了,舞儿走到百名榜前,仔细的寻找那个让自己惦记了整整一个寒假的名字。都怪自己的假期后遗症,早上睡太晚了,匆忙之际忘记了带眼镜,现在看什么都是模糊一堆的,舞儿只好再靠近一点。

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不用看了,并列第一,不过理科部分还是我稍胜一筹。”

小宇就在几步之外,斜阳照进走廊,打在他的身上,在舞儿模糊的眼里朦胧出一片梦幻,看不清,却更美。

春风轻抚着草丛,心中只听见小草摆动的声音,无尽的蔓延。

她故作轻松:“是吗?那说明了,你的文科还有待进步咯。”

说完她便转身,本想离开,却因为小宇的话停住了脚步:“四月份的校刊,我向老师推荐了你,老师答应了。”

她看着他,皱了皱眉头。

小宇看出了她的疑惑:“不要想太多,我推荐了你,当我的助手。”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不说清楚让她疑惑,故意把最后五个字拖长。

出版校刊的前期工作都很顺利,但让人最头痛的事还在后头,那就是选稿。适逢期中考试即将来临,几个副编辑都埋头苦读。他们的理由都是:“本来有总编辑小宇就已经不用担心了,现在还有舞儿帮忙,选稿的事情交给他们就行了,他们成绩那么好,根本不需要担心期中考。”

只有两个人的小会议室,只有稿件翻页的声音。

“学校里一直在传我们的绯闻,你知道吗?”小宇打破沉默,他的手依然在翻稿件,他的眼睛依然是看着稿件。

舞儿的手一下子用力的抓紧稿件,勉强挤出平静的语气:“无聊!”

“看来今晚又要熬夜复习了。”小宇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其实偶尔我会想,你一直都这么优秀,要是我稍微放松的话,一定就会被你赶上了。”

“我们不是并列吗?”舞儿一想起他们的成绩,几乎在每次大考都是并列第一,简直就像一个神话,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默契,虽然她不曾说过,但其实自己也一样害怕落后。

抬头看到小宇无声的笑,恍惚之间,她居然想起那个在夏天里出现的男生,大东。两张脸隐隐约约的重叠,五官和轮廓的弧度,居然是那么相像。

时间开始酝酿出回忆,仿佛回到了六年前。那是小学组织的一次郊游活动,她因为晕车差点要吐,所以一直留在车上休息。阳光很耀眼,她半睁着眼睛看着同学们在不远处的草丛追逐玩耍。

同班的班长忽然从车窗探头进来,手中的一朵小黄菊递到她面前:“漂亮吧?”

“很漂亮,谢谢!”与其它相比,这朵小黄菊确实更显饱满。舞儿在想,这个班长除了学习成绩优秀,还挺会关心同学的。其实从一年级开始,自己就一直都没有怎么跟他说过话,只记得他的成绩很好,得过很多比赛的奖项,还有数之不尽的表扬,却没想到在自己孤独的时候,是他给了安慰。

她正想伸手接,小班长却愣了愣,随即又笑了起来:“只能给你看一下,不能送你哦!”

突如其来的阵雨让舞儿从回忆中惊醒。

小宇站到窗前看天空:“你喜欢下雨吗?”

“什么?”刚刚还在发愣的舞儿没有听清楚突然的问话。

“我很喜欢雨天,可能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正在下雨的缘故吧。”小宇径自走到舞儿的身边坐下,“爸爸妈妈都很喜欢我哥,不管我多努力多优秀,他们还是喜欢我哥,可能就是因为我像雨天一样,酸酸的,闷闷的,不像我哥一样,笑容总是那么阳光。”

舞儿有点失了魂,平日让人感觉高不可攀的小宇,这一刻就在自己的身边,诉说着藏匿心底的感受。

原来小宇跟自己一样,害怕落后。

这样也好,最起码,在你的世界里,总会有我,即使是作为竞争对手。

【3】

雨一直下,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离开会议室,没带雨伞的两人在屋檐下沉默了许久。舞儿看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冲回家吧。

她正想抬步,小宇忽然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她的头上:“这样没那么容易感冒,我送你回家吧!”

有没有那么夸张,舞儿瞪大了眼睛,半天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心里反复怀疑:小宇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其实,让绯闻成真的话,也不错啊!”小宇靠近一步,伸手轻拨着舞儿被风吹乱的刘海。

舞儿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反应惹来小宇一阵笑声,略带轻狂,一点都不像平日的他。

“笑什么?”舞儿忽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小宇止住笑声,她退一步他就靠前一步:“刚刚那句话,我是想了很久才决定的。”

晚上昏暗朦胧的光线忽然变得暧昧,一束一束投射在两人身上,让逗留在衣服上的雨滴也随之升温。

“你的告白真老土啊。”一个声音硬生生地打破了本只属于两个人的沉寂。

黑暗中走出一个身影,被灯光渲染的发丝闪闪发亮,嘴角挂着嬉皮的笑,这个久违的熟悉的面孔让舞儿若隐若现的感觉到夏天的温暖袭来。

“哥。”

哥?大东是小宇的哥哥?他们两人是亲兄弟?不过回想,他们长得的确很像,而且还有一样的笑容,难怪常常会有在小宇身上看到大东的错觉。只是两个人的性格也差太远了吧,一个谦卑温和,一个幽默开朗。

大东给小宇递过一把雨伞:“看到整个晚上雨都没停,所以就给你送伞了。”

小宇没有接过雨伞,也没有接的意思:“我淋湿是小事,倒是你,不要随便往外跑。”

“反正我一天到晚在家都没事干,不找点机会出来走走会闷坏的。”

“你还是乖乖呆在家吧,不然出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会责怪我的。”

“没关系,一阵子不会怎样的。”大东耸耸肩,显得很无所谓。

小宇看到大东的手一直递着雨伞没有放下,才不情愿的接过:“只有一把伞,够谁用呢?”

大东才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舞儿:“对哦,真不好意思,我刚刚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你说呢?”小宇挑衅的语气,一边说一边把伞撑开。

“那你就先送你的同学,再回来接我吧。”大东从舞儿面前经过,然后挨在墙边,手插裤袋,懒悠悠的看着雨景。

大东居然没有认出我?舞儿惊讶。明明他有好几次都看到她了,但却像全然陌生一样,这让她很不解。

她还没回过神,已经被小宇拉着,肩并肩走在同一雨伞下。小宇有滔滔不绝地说着一大堆话,可是舞儿都没有听进几句。

“他就是我哥,比我大一岁,可是他自从初中毕业后就一直休学。他一出生就患有一种很怪的病,好像是血液中的某种成分偏高,当温度稍低的时候,就会很容易使得血液凝固。因为最近几年,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而且也因为长期以来药物的关系,产生了一些副作用,使身体的机能降低,好像视觉神经受到影响,诸如此类的,所以干脆就休学了。天热的时候还好,天一冷父母就不让他乱走,尤其是寒冬的时候,他一定是留在家里二十四小时开暖气的。不知道今天哪根筋不对了,他居然会离开那个温室,刚刚在会议室,我会对你说那样的话,就是因为知道他来了。”

途径公交车站,看到远处有准备进站的公车,舞儿突然打断小宇的话:“对不起,我自己坐公交车就可以了。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快点回去接你哥吧。”

“等一下。”小宇拉着舞儿,“关于刚刚确实有点老土的告白,你认为怎样?”

西安哪些医院可以治好癫痫
专业癫痫病医院
吃了抗癫痫药就不会发作了吗

友情链接:

破觚斫雕网 | 美术教学工作计划 | 非常完美经典台词 | 天马铝材 | 东威电子 | 像素缩写 | 盘格式化恢复软件